太鲁阁号事故后,台铁改革声浪再起。台铁局新局长杜微在立法院表示,希望冻涨廿五年票价合理调整,但遭新任交通部长王国材打脸“这并非改革优先选项”。王国材说,台铁将分三个阶段改革,先是运工机电地区集成,二是解决财务,最后企业化,目标三年内走向企业化,改革没成功会自己离开。王国材的说词真的太奇妙,三年后他本来就该离开,难道蔡英文还有第三任?

官方根本就是诊断错误,认为毛病出在基层,因而从基层开刀。基层人员依循国家考试进了台铁,当然期待前途与一般公务人员一样,现在拿他们开刀,反弹是必然的。对于王国材立下“三年内走向企业化目标”的军令状,铁道学会认为,工会怕痛、怕改变、怕影响自身权益,交通部必须意识到最坏状况就是台铁工会可能用罢工当威胁,届时要怎么解决必须仔细考量。

一般人称缺乏全面改革的措施为“头痛医头,脚痛医脚”,事实上还有更严重的就是“头痛医脚”,根本就是医错了地方。依官方的陈述,往基层开刀就可以解决问题,忽略了台铁的病灶在于“头”,不是“脚”,是从高层开始腐化,延伸到基层,现在却要基层改革起,真是奇怪。五十年前有一出《故都春梦》的电影,其中有一段剧情,张大帅要手下打电话阻止火车开出,此场景用在今日的台铁,“虽不中,也不远也”。

若大家不健忘的话,马英九刚上任时,与花莲地方父老座谈,有人反映,春节时买不到火车票,马英九回答,“买不到火车票找我呀!”一般人听到这消息都为马英九捏一把冷汗,因为在大假日期间,花莲火车票一开始卖,立即秒杀,就算马英九要加开火车也不可能,因为铁路不像公路,车辆可以无限制的增加。然而更让人感到意外的,买不到车票的人,打电话到总统府,真的买到了,车票都已经秒杀,总统府哪来车票?

太鲁阁号事故发生后,专案人员发现持站票者灾情最为惨重,因而建议台铁不要再贩售站票。持这种说法的人,应该很少搭台铁的车子。果真不贩售站票,台铁恐怕要拖者空车厢跑。以前有一段期间,笔者一星期有五天搭台铁的车子,常因没有座位而买了站票,可是从未站过,因为空位还很多,这真是活见鬼,既然空位很多,为何买不到票,这就是腐化政权的衍生物。

台铁因应公务人员出差而贩售公务票,事实上是留给腐化政权的“特权票”,既然官方都保有“特权票”,铁路局各级主官当然也要享受特权。官方的“特权票”在开车前会释出,倒是铁路局内部的“特权票”来不及释出,因为特权太多,因而造成空位一大堆,却买不到车票,像这种单位若能赚钱,真的“老天无眼”。

台铁绩效不佳,根源出在腐化政权,官方却磨刀霍霍的对著基层,真的“头痛医脚”。腐化政权所生成的蛆在台铁生长,应该去治疗腐化,若是腐化没有治疗,在下游除蛆乃毫无意义。政坛的特权先消除,再来台铁疗伤才有功效。

(作者为中山大学退休教授、台湾安全促进会会长)